?
主頁 > 政策指南 >

政策指南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聲 電商“二選一”爭論何時休?

2019年11月07日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聲 電商“二選一”爭論何時休?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無論是品牌起訴平臺這一舉動,還是市場監管總局的表態,都表明“二選一”問題越來越從道德層面轉向了法律層面。

過去十年,每到電商大促的關鍵競爭時間節點,“二選一”儼然已經成為了大戰前的標配預熱方式。今年“雙11”,關于“二選一”的爭議不僅早早如約“上線”,而且比往年更加激烈。自10月中旬以來,天貓、京東、拼多多等多家電商平臺先后表態,有平臺稱“二選一”是正常市場行為,有平臺認為“二選一”涉嫌壟斷……各方各執一詞、針鋒相對。

更為外界所關注的是,據新華社報道,11月5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召開“規范網絡經營活動行政指導座談會”,召集京東、阿里、拼多多、唯品會、云集等20多家平臺企業參會,指出近期網絡經營活動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并對規范網絡經營活動提出具體要求。其中,突出問題便提及“二選一”。“二選一”問題再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市場監管部門:將對“二選一”依法開展反壟斷調查

據了解,上述座談會明確指出近期網絡經營活動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其中首先被提及的,便是近期又被熱議的電商平臺“二選一”問題。

據新華社報道,座談會上,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指出近期網絡經營活動中存在突出問題,如平臺競爭加劇,“二選一”問題突出,引發各方關注。互聯網領域“二選一”“獨家交易”行為是《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禁止的行為,同時也違反《反壟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法律法規規定,既破壞了公平競爭秩序,又損害了消費者權益。同時,市場監管部門將對各方反映強烈的“二選一”行為依法開展反壟斷調查。

而在該座談會舉行的同時,格蘭仕在官方微博發布情況通報,稱已于2019年10月28日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就天貓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相關事宜提起訴訟,并于2019年11月4日得到受理。

今年6月,格蘭仕方面稱,受搜索異常事件影響,格蘭仕“618”在天貓上的六家核心店鋪銷售較去年同期均大幅下滑,其中格蘭仕官方旗艦店銷售額同比下滑了41.5%,格蘭仕凡臣專賣店銷售額同比下滑了89.06%。格蘭仕稱,此次事件致使格蘭仕天貓相關店鋪造成了20萬臺產品庫存積壓,整體損失不可估量。

之所以選擇此時起訴平臺,原因不得而知,但格蘭仕這次叫板天貓,難免會讓外界聯想到電商領域的“二選一”問題。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無論是品牌起訴平臺這一舉動,還是市場監管總局的表態,都表明“二選一”問題越來越從道德層面轉向了法律層面。接下來,監管部門需要重點關注平臺技術暴力這樣的威脅手段,首先讓商家不要繼續活在“被平臺以技術屏蔽進行威脅”之中,一旦像格蘭仕這樣的企業保存并提交相關證據,監管部門應立即介入受理,實現對技術屏蔽等行為的實時監控。

此外,根據新華社報道,座談會還指出,近期網絡經營活動中還存在平臺把關不嚴,導致銷售侵權假冒偽劣商品、不符合產品質量安全標準商品、禁限售商品等違法行為頻頻出現,社會反響強烈。

尤其在當前網絡集中促銷活動中存在一些易發高發問題,如虛假折扣、虛假宣傳或發布違法廣告、刷單炒信、拒不履行七日無理由退貨義務、限制平臺內經營者參加其他平臺的促銷活動等。

選擇題or是非題 爭論何時休?

事實上,“二選一”問題從未真正間斷過。而此次新一輪電商平臺關于“二選一”話題隔空“交火”的開端,是10月9日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發布的《浙江天貓網絡有限公司、浙江天貓技術有限公司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正是這份裁定書,讓持續數年的京東起訴天貓的“二選一”的糾紛案再次置于公眾視野。

據公開報道,2015年,京東以“天貓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逼迫商戶二選一”將天貓訴至法院。而天貓方面主張此案由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如今4年過去,該案件審理才剛剛解決了訴訟糾紛中關于管轄權的爭議。

最高法的裁定書顯示,京東在起訴中將天貓與商家的獨家合作概括為“二選一”。據京東起訴稱,2013年以來,天貓不斷以“簽訂獨家協議”“獨家合作”等方式,要求在天貓商城開設店鋪的服飾、家居等眾多品牌商家不得在原告運營的京東商城參加“618”“雙11”等促銷活動、不得在京東商城開設店鋪進行經營,甚至只能在天貓商城一個平臺開設店鋪進行經營。

據澎湃新聞報道,此次在座談會上,京東相關負責人表示堅決抵制“二選一”,絕不限制商家在其他平臺做促銷活動。

但之所以“二選一”這個話題一直爭論不休卻似乎還沒解決,原因就在于到底何為“二選一”?各家有各家的看法。

在京東、拼多多等看來,“二選一”是一道現實已經存在的選擇題,而在阿里巴巴看來,這是一道是非題或者說是偽命題,因為他們認為行業中并沒有出現“二選一”這一現象。

就在上述“京東訴天貓”這一案件的最新進展公布后,10月14日,阿里巴巴集團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發文回應表示:尊重法院的任何判決結果,“二選一”已成某些企業常常用來競爭的手段,不愿意再被動地配合某些企業的無底線無休止的炒作。

同時,王帥表示,平臺為組織大促銷活動投入大量資源和成本,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商家品牌在貨品、價格等方面具有對等力度,以充分保障消費者利益。“平臺不是土豪,成本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大促銷活動的各項資源天然稀缺,只能向最有誠意、最積極參與活動的品牌商家傾斜。這是最樸素的商業規則。”

顯然,在阿里巴巴看來,品牌、商家在獲得部分權益后,選擇與哪家平臺獨家合作屬于正常的市場行為。

據澎湃新聞報道,在此次座談會上,阿里巴巴相關負責人仍沒有明確提及“二選一”。她表示:“因為規模效應,我們與優秀商家合作,給消費者提供最優的消費體驗、最低的價格,同時平臺向這些商家提供最好的流量資源,形成多方受益的格局。但總有一些競爭對手對這種獨家合作模式進行惡意闡述,這是一種惡意炒作。”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澎湃新聞報道,在京東起訴天貓后,今年9月中旬,京東向北京高院提出申請,請求通知唯品會、拼多多作為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參加訴訟。9月26日,唯品會及拼多多又在同一日向北京高院遞交申請,請求以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身份加入訴訟。

該報道稱,唯品會、拼多多申請加入訴訟的理由完全相同,語言表述基本一致。唯品會、拼多多認為,兩公司也是天貓重要的競爭對手,且在同一相關市場,也受到“二選一”影響,因而“東貓案”的處理結果對兩公司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

截至《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稿,天貓、京東、拼多多三大主要電商平臺均尚未對記者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的最新發聲作出更多回應。
 
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則在剛剛結束的烏鎮大會上就“二選一”公開表示,“二選一”背后隱藏著“下架封店于無形”的強勁技術暴力手段,“任何企業到了今天還想獲取依靠壟斷帶來的增量利潤,事實上已經行不通了。”此外,他還表示,馬老師創立阿里時定下“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而他個人更傾向于馬老師的初心。

業內人士認為,京東起訴天貓后,拼多多、唯品會兩大電商加入,意味著三家騰訊系電商平臺意圖聯合就“二選一”爭議在司法層面上“圍攻”天貓。不過,也有法律專家指出,這一案件應該不會在短時間內作出判決,因為司法還沒有特別明確的標準來界定互聯網電商平臺之間的競爭行為。

 

? 360彩票中心 云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下载 华东东方6 1开奖号 江苏快三全天计划 广西快3开奖和值 云南11选五推荐号码是 今日排列三开奖直播现场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前三直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当日开奖时间 炒股票新手入投入多少钱 好彩1871